万脸鬼

很多年之后.....

我又来自产自销了....

就是一个很多年之后隼生活的一个脑洞

借用了其他人的视角 

ooc算我的√






“义父,该用膳了。”我掀开毡房门帘,义父听见后就停下了手中的笔走出毡房

“走吧。”

我叫李春生,这是我汉人的名字,我在族里的名字叫大贺阿不格玛苏。

我义父是大贺隼,大贺氏族长,我是被他捡回来的。

我有一半汉人的血统,另一半我也不知是哪里的

自打我记事起,我就是个孤儿,当时被人贩子用一个馒头骗到窑子,被打断手脚后从窗子翻出来摔在大街上刚好碰上义父,他就把我捡回来了。

我汉人的名字是义父的兄弟给起的。

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

他说

我本族的名字就有点奇怪

“阿不格玛苏,我们最美的花朵。”族里曾经嫁到回纥的老人说。

好吧虽然回纥话还是很奇怪,到底是夸人的话我就勉强接受吧。

 

“义父你的本子写得怎么样了?”

实不相瞒,当我知道义父会读书认字的时候,我的内心是很是吃惊的。

虽然义父很帅,可是是很糙的帅,身姿挺阔,眉宇锋利狂放

反正看起来就不是读书写字的人,而且还是汉字。

而且族里以前跟着他的老部将也跟我证实过这一点,义父以前是非常厌恶这些的,觉得腌臜又啰嗦。

好奇心驱使我偷偷看过那个本子

我义父写字好丑

前两页是非常好看的汉字,虽然我不认识,但是我知道那是好看的,后来估计就是义父写的了

我觉得,让一个身高八尺天生鹰目征战沙场的汉子来说,已经没有什么好苛求的了。

 

“没在写。”

“那你一早上在写什么?诶哟!”

“吃你的饭,管这么多。”义父噎了一下,敲敲我额头。

啧,又是这样,练字就说练字嘛,一地写废的纸我都看到了。

一把年纪了,还耍性子。

“那那本本子,是谁的啊?”

“......”

“那好吧我们换个话题,义父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媳妇?已经有好多女人来找我偷偷打探你口风了。”

像我义父这样英勇又帅气的男人,不管放在哪片草原都是大部分女人选男人的标杆,可是他就是不成亲。

有人说他可能已经有女人了,也有人说他可能对女人不感兴趣。

我哪个都不愿相信。我觉得,肯定有什么故事在里面。

“......一个故人的,那个本子。前两页是她写的,后面是我写的。”

义父放下碗筷,起身道

“我吃饱了,准备去找穆金,刚刚看见罗纳尔来找你没找着回去了,要不要送你一程?”

“噢好的,等下我马上好。”我赶紧三下两下扒拉完剩下的饭匆匆出门。


罗纳尔是我被义父捡回来时认识的第一个臭小子,是义父的第一仰慕者,励志长大以后要成为像我义父一样英勇的男人。

 

“诶春生你来啦,有件事要跟你说。今天突厥来了位族长的老朋友,刚好借住在我家,看起来认识汉字的样子,你要不要把你有描的东西给他看看?”

是的,当初偷看义父那本子的时候,我就拿纸偷偷描了一份带出来,等着谜底揭开的那天。

这天终于是让我等到了。

 

等大人们吃饱后,罗纳尔悄悄那位客人拉到一旁,没来得及解释,客人就先开了口

“姑娘的母亲可是个汉人?”

“不知道啊,我是个孤儿,可能吧。有什么问题么?”

“哦,就是觉得,你长得有点像一个人。”

“谁?”

“这......”

“这位客人不用担心,我是大贺隼的女儿,并不是什么外人。自从回到本族之后总有人对义父议论纷纷,所以我想多了解一下,好想办法帮义父处理这些闲言碎语。”

我飞快的编了一个理由。

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,斟酌着开口:

“......你义父还带兵的时候,手下有个非常聪明的汉人军师,他和你一样,黑头发,绿眼睛。乍一看你们有一些像。”

“军师?男人?他叫什么。”

“听啊隼他们叫他李长歌,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真名。”

我阿不格玛苏居然像一个男人?开什么玩笑!

“那客人您认识汉字吗?”

“汉字?不认识。”

“好吧......”

 

“李春生你干嘛呢?”一阵压迫感从背后传来。

“诶义父你来啦,我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呢。”

义父鄙夷的看了我一眼,没再多问,就和那位客人走了,留下我和罗尔纳站在那手心滋滋冒冷汗。

 

 

晚上吃完晚饭,义父依照惯例出门兜风,我黏在后面跟着他,他带我到山坡上坐了下来。

这里可以看到整个部族,光线从门缝窗户里透出来,星星点点,朦朦胧胧,像夜空的倒影一样。

正值初春,夜晚还是比较凉的,风一吹我不禁打了个哆嗦,紧挨着义父坐下,挡风。

然后就是安静,我在沉思,义父好像也在沉思。

我在想怎么套义父的话,义父,我哪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

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

还没等我想好,义父就开口了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形容草原青草茂盛的生命力,一年重生一次,就算用火烧光了,来年春天也会再长出来。”

“那本子的主人,叫秦离离,我的一个朋友,救过我的命。七年前那棺椁,就是她。”

“那你写的是什么?”

“她是汉人,汉人下葬,会有一个墓志铭,本子里就是我想给她写的,虽然已经有人给她写过了。”

“墓志铭是什么?

“汉人刻在死人墓碑上记录他一生的文字。”

......

 

 

 

隼摸摸李春生的头,耐心的给小女孩解释每一个问题。

李长歌如果看到这个画面,估计会很惊讶吧。

“那...那个秦离离,长得什么样呀,好......好看吗......”

李春生眼皮子开始打架,最后问着问着就没了声。

 

“她长得很好看,黑色头发,绿色眼睛,右眼下有颗泪痣......”

 

 

 

隼当初看到李春生的时候,有那么一瞬间,像看到了李长歌的影子。瘦小又倔强,身临绝境又不顾一切的绝境逢生。

也同样的聪明。

比如李春生现在装睡想套隼的八卦。

但她们又不一样。李长歌太聪明了,聪明又有野心的人,大多活不长,而且她这一生,颠簸太多,约束太多。“离离”终究是成了别离。

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穆金当时选择叫她春生吧。

野火焚过,来年又生,年年如此,生生不息。

所以隼觉得如今十一二岁李春生必然是能长命的

长到能够看着隼变成白发苍苍,心无挂念的老去死去

长到能够自由的活在这人间

长到能够去见证,李长歌必生追求的

河清海晏,盛世大唐。

一个隼个长歌ooc的小甜饼

诶哟这样都能被屏蔽我真是服气了的,再来!

如果最后能重逢

       虽然知道常理来说长歌和隼最后应该不会在一起的,但是我还是想脑补一个长歌被送去宫里历尽风雨沧桑,最后大唐塞北平定,自己也一身清风被李世民送出宫后,和隼重逢的情景。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 我不管我就是无脑产粮自产自销了!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



       时间大概是贞观四年,李世民令李靖出师塞北,挑战东突厥在东亚的霸主地位。唐军在李靖的调遣下,攻灭东突厥汗国,李世民因此被西域诸国尊为“天可汗”。


        长歌和隼反正就最终再次相遇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竟还未婚嫁么?若我没记错的话,过了年你便虚岁二十六了,若再不考虑,怕是找不到好姑娘了。”


      长歌坐在碳火旁手里揣着暖炉,啄一口香茶,半打趣半认真到。


       隼懒散的靠在窗边,被嫌束身的汉服被扯得乱糟糟的,一面看雪一面喝酒


        “等你啊,不然我怎么兑现当初答应你的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在契丹的时候,你说要我活下去,活到满头华发,活到子孙满堂,活到心无挂念为止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那又为何要等我?”长歌摸不着头脑


       “你不在,我怎么子孙满堂?我又没有生孩子的能力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隼说这话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,就像在说今天吃了什么菜一样,坐在一旁的长歌立马急了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!怎的说如此不害臊的话!你有没有想过,我自打进去就没打算出来,而且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嗯?没有不害臊啊,若是你在里面一辈子,大不了老子等一辈子就是了。不过好在我也没等太久......李长歌你的脸怎么这么红?”


        隼赶紧靠过去摸摸长歌的额头,生怕这个体弱多病的小军师身体出什么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蠢货,你可知道你刚刚说话是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 隼这才想起,是了,这码事倒是从没跟李长歌说过,不过,小军师这脸,是羞红的?这娇艳欲滴的模样怪可爱的,这么想着就不自觉捏了捏长歌红透的脸颊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,手还不拿开么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 摸到长歌额头突突跳的青筋,隼才反应过来匆匆把手拿开,一五一十的交代


        “当初我在你舅舅面前放过话的,等我挣出一片安身立命的地方,我就亲自上门提亲,到时你只要考虑我这个人,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没关系。所以我当然是要等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 “而且你曾答应过我的,等你在中原待不下去了,要来投奔于我的,说话算话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谁待不下去了!你安身立命的地方还不是我给....”


       “李长歌,”隼握住长歌的肩膀


      “安身立命我做到了,那么,你可愿依靠我?”


      隼一字一句,郑重得如同宣读誓言。


       长歌从未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,还能活着出来,活着和隼相遇,在温暖的屋内煮茶喝酒,看窗外漫天飞雪。


        相逢便是难得,又怎敢多抱奢望。


        所以长歌只是望着隼,一时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隼就定定看着长歌,等着她,等她的回答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你让我,怎么拒绝你啊......”


       “?所以,你是答应了?”隼小心翼翼的确认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......嗯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!!!!!!!”隼扔下酒坛赤脚跑出了房间,只远远听到穿云透耳的声音:


        “穆金!备聘礼!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诶!你回来!”长歌还没来得及拦下隼,人便不见了踪影。
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谁答应你提亲了......”(李-口嫌体正直-傲娇-长歌)


今天是用板子画的弥弥,她真的特别好。

“弥弥,我家也下初雪了,草原上应该皑皑一片了吧。”

“对啊!可漂亮了!”

长歌的坑真的好冷啊😭,
诶,搞得我这个百年没动笔的老人都忍不住了,
太多年没画长歌以至于都不像了,算了算了,凑合着吧,算是水军了

初雪
长歌伸手出窗外,小小片雪花落在手心。

以前冬天的时候,弥弥早就把长歌包成个毛毛虫,今年屋里碳火很足,中原也没有草原那么冷,她的病也没有那么严重了。

弥弥也不在了,不在好多年了。
那个太阳一样女孩,被长歌亲手葬在草原上,花落成泥,落叶归根。

“弥弥,我家也下初雪了,草原上应该皑皑一片了吧。”
“弥弥,你听说过我的家乡吗?在南方,很远很远,又热闹,又漂亮。”

——“对啊,我还没看过你女孩儿的模样呢。”
这句话,再也听不到了。



我真的,好想弥弥😭


万圣节这天女巫小姐施了个法
“biu~”
女巫小姐打了个响指
“你被我施法啦!”
“万圣节快乐呀!”


摘下头套的南瓜先生
被女巫小姐的魔法击中后
有点不知所措
有点害羞
还有好多点开心


女巫小姐的魔法真的很厉害

大家,万圣节快落呀,祝天天有糖吃√
干不动干不动了,溜了溜了

万圣节这天女巫小姐施了个法
“biu~”
女巫小姐打了个响指
“你被我施法啦!”
“万圣节快乐呀!”

摘下头套的南瓜先生
被女巫小姐的魔法击中后
有点不知所措
有点害羞
还有好多点开心

女巫小姐的魔法真的很厉害

大家,万圣节快落呀,祝天天有糖吃√

求保佑

学长真的千万千万别理我!不能理我!真的给点信息就想入非非的啊!!!!!!不!要!理!我!

我还是觉得,跟任何一个人都显得格格不入。要么说什么都听不懂,要么就是没有兴趣。